北京麻将技巧|天津麻将 app
首頁 文壇藝苑 漣水河畔

父親:挑著擔子走人生

2019-08-13 10:28 婁底日報 袁送榮

父親一個人退居老家,他在鄉村的生活是非主流的。不會翹起二郎腿當鄉紳,而是真真切切地全面回歸老農本色。每次我回到家里,他總是以擔示我。擔子在肩,擔當在心。

今年端午我回到老家,正值暑氣高昂,一大早便是由內而外貼心的熱。按照悠閑自在的慣例,我緩步鄉間小道,在物景飄移變幻中,看到老爺子挑著沉重一擔從遠處走來。擔兒顫悠悠,步履卻堅實。

父親低頭看著路面,汗珠順流。滿滿一擔兩簍子野草,留下他刀割過的痕跡,碼得非常齊斬。有剛烈如鋸的絲茅草,有肥油豐腴的車前草,有身形高挑的野茼蒿,還有生津止渴的酸葉子。這么厚實的食物,是給腰塘里的魚兒吃的。以我正常的思維揣測,殺好一擔草,需要一個小時左右,再從山野田邊挑回來,得花費老頭子一個時辰。

來到池塘邊,父親放下擔子,甩了一下沁到眼邊的汗珠子,將草團緊緊抱著,奮力扔到水塘中央,那種熟稔老到的樣子,完全是一名合格漁夫的做派。魚兒張嘴就嚼,咂咂有聲,口口有味,除了不會說感謝的話語,其他就像嗷嗷待哺的孩子。一擔草有百十來斤,七十多歲的老人挑著走上一兩公里,也真是“算他狠”。

父親本不喜歡養魚,當我公開標下這口魚塘時,他還把我扎扎實實訓了幾個回合,但看到“大勢已去”“大勢所趨”,他又默默承擔著管養的重任。魚塘的前任“管理員”培成太公特意叮囑我,要我一定勸老爺子注意安全,說冬寒暑酷,蛇竄蟲叮,容易出事。我有些后悔,承包魚塘的是我,艱辛付出的卻是父親。

父親埋怨歸埋怨,事情還是堅持著做。魚兒成長得很快,現在都有十來斤一條了,他經常得意地把魚拉的屎展示給我看,“好大巴大的魚屎嘞,這樣的屎塘里還有蠻多”。父親手里的一團魚屎,簡直就是一坨烏金,就是一條條活潑可愛的魚!有這么大的魚,我應該大有口福、大快朵頤了吧?嘿嘿,做夢去吧。父親竟然舍不得下手撈,也不準我下手撈,就這么癡養著。只有過年時,被母親狠狠數落幾頓,他才揮手放馬。那些個鱗光閃閃、膘肥體壯的精靈,簡直被自己壯實的肉給驕傲死了,貓彈鬼跳的,直直地打擊我們的忍耐力。飯桌上魚香飄揚,我敬酒敬菜給父親,父親卻神情凝重,端起杯子向著魚兒喃喃幾句,才放下心來吃。

父親在老家管著的不僅僅是這池子魚,還有壟中田畝山上樹,滿園果蔬滿籠雞。為了干好這些活兒,他的肩膀不停地挑著各類重擔,挑草養魚,挑水澆樹,挑糞淋菜,挑料喂雞,挑谷打米。擔子很重很雜,但他堅持挑,不懈怠。

父親吃不了多少,我帶回城里也要不了多少,所以我勸他別過度勞動。他說,見不得荒山荒嶺,看不得田土無聊,盡心意,是天意。勞作成果自己吃不完,父親都會送給村子里的鄉鄰,不受分文。我一直犯嘀咕,這不是我原來的父親啊!人沒有變,還是固執倔強甚至不通人情的父親,但情懷在改,那種辦事謀實、為國謀忠、家風謀正、處世謀真、待人謀善、環境謀美的傳統美德扎根他的心靈,與以往不同的是,他“徹頭徹尾”地改掉了過去只說不做,只訓不導的“頑疾”,以身作則,言行一致。六十歲之前,他是大家眼中的“裕民公子”:洗手吃飯,洗腳睡覺,指手畫腳,“高級指揮員”,所有家務重活,全靠我母親。而今,他不再過多苛求家人,甚至也不要求母親“雁隨以行”,用自己的切實行動感染我們,感動年歲。如今的老父親,與往年不一樣,再不是舊模樣,是家鄉的好老頭。

母親曾多次對我講,我命中有這樣一個嚴苛于我的父親。成熟懂事之前,我在父親面前,錯的是錯的,對的也是錯的,反正就是李清照的詞“錯錯錯”,“莫莫莫”。究其原因,我猜測,父親由不得我驕傲,見不得我浮躁,所以寧可以呆板兇巴面對我。只是后來,他“鞭長莫及”了,他“言不由衷”了,我才可以憑借他夠不著、說不贏、打不過,讓自己底氣十足,腰桿挺立。

父親一生都在挑擔。少小因為是奶奶“晚生”他,所以格外受家中呵護,以至于“萬千寵愛于一身”,養成了他“公子”脾氣,“大牌”性格。但奶奶去世很早,爺爺只管教書不問世事,父親的放縱得悠著點來,必須早當家早理事。成人后,父親和朋友一起到江西安福的深山老林里砍伐樹木,背上肩上血印條條,數載不曾稍息。后來接爺爺的班去學校教書,書讀少了,父親得“背犁”前行。初小的水平要教出“狀元”的高度,沒有一點“伎倆”和“劑量”是不可能的。為了使自己“不負眾望”“無愧師表”,父親一方面得惡補學問,一方面還要想“野法子”。父親真聰明,找到了“捷徑”,要我這個當時讀五年級的兒子教他誦讀課本,改文閱卷,我可“攤上大事兒啦”,父命難悖,天命難違,我只能“耳提面命”“醍醐灌頂”。我陪著父親“走四方”,跟著父親“教四方”。無論是山高路遠的豪勝學校,還是蜿蜒曲折的白馬廟小學,我與父親都“如影隨形”“教學相長”。父親教三年級,我讀五年級。每天我會做完作業后,悉心教父親,“指導”父親備課,幫助父親改作文,我現在還清晰記得,我閱改過的作文,寫得好的句子我會劃出肯定的紅色“扭扭線”,用得好的詞藻我會在下面劃上幾個表揚的“圓圈圈”,整篇不錯的,我會老到地寫上評語,并會寫上我的同齡孩子們最喜歡的“傳閱”兩個字,那個時候,這倆字比“穿越”來得動感多了。漸漸的,父親的教學能力越來越強,教學水平越來越高,教學效果越來越好。我的作文水平也因此大幅度提高,父親也為這種教與學相容相合的模式倍感“驕傲”。父親每教一個班,成績都在全學區排名數一數二。

父親人生走過七十,還將幸福地走過百年。他坐不下來,閑不下去,肩挑手提一輩子,認真執守一輩子,擔當負重一輩子,正直無私一輩子,要求嚴格一輩子。

父親,這個擔子你先挑著,我會接著干。不停息,不放棄。

責任編輯:譚洲偉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北京麻将技巧 2017征途还能赚钱么 东方财富 股票融资融券是什么意思啊 冰球打架中国韩国 福彩3d之家 棚户区改造政府赚钱吗 快乐10分开奖查询 网球比分直播捷报 彩35游戏 快乐十分任五胆拖表 重庆快乐十分微信群